Show newer

长狗从玩鸡到发困到入睡只需要十秒

一个士兵 

有一个士兵 CF Zander 是勃兰登堡人,一个村长的弟弟,和他的侄子(只比他小四岁)一起在非常精干的著名Itzenplitz军团里服役。1749年他才24岁,合约期限到了想退役回家,但是长官不放他,于是他跟长官吵架,又接连告状到上校和国王那去。后来还是没能成功,但起码得到了好几年的长假,1756年战争爆发才又回去继续服役了。他因为家庭有威望,跟同乡关系都很好,有时候替他们跟家里报告情况。1758年10月14号在Hochkirch之役里,叔侄两人,还有许多同一地区来的人都一起丧生了。
他那么不假思索地去跟上级理论,甚至去找国王,又关心自己的家人同乡,也害怕吃子弹,害怕家里亲戚小孩长大也要吃子弹……
所以看到他在Hochkirch死了我极大悲痛……大概是凌晨的一片慌乱中吃了子弹,或者更糟的是被刺死砍死,又或者和侄子两个人一同去大兵天堂,又或者和侄子早失散了,在无限的惊恐里颤抖着流着血死掉了。最后被扒光,也许被放置了几个礼拜才最终被埋在离家几百里外的地方。

Show thread

七年战争里普鲁士军队来来去去少说有十几万名普通士兵,给家人朋友写信留到现在的,出版了的(或者我们不进档案馆就能轻松看到的)只有二十几个人。其中我们知道他们稍微完整一点的身世和人生的,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不禁想人是多么轻飘飘的生物啊,死了是多么容易变得无声和无踪的呢。

EVA新剧场版4看完了看完了生感想大放送【巨大剧透!!】4 

最后的困倦失智吐槽 不要管我

- 我讨厌3d打斗 尤其是1+13打斗的第一场 不抽帧让我产生不适
- 大白丽如果是手画的就好了(对不起动画师我不该想这些东西)
- 喜欢主舰船和量产7号设计
- 玛丽拿埃弗尔铁塔捅炮口看得我嘎嘎叫 ridiculous同时又很爽
- 解释性对白过多
- 各种舰船长矛器具 起名字太中二了 cringe
- 没有律子玛雅恋爱戏 怒了
- 香过于配角 怒了
- 我来守护老婆
- 香和班长无互动 怒了 当年不是一起打游戏吗
- 我怀着私心希望美里和真嗣再温暖一点。
- 说实话作为一个心无所属而跟年轻角色共鸣更多的观众,我不太care司令跟老婆团不团聚。还是喜欢彻底的混沌与绝望,希望人类都融化就好了(狄德罗有人学你做动画)直到最后,明知道有未知和痛苦而仍向前——而非【团圆】。这个旧主题对于现在的我更relevant。

…………这次真嗣作为主角甚至在1小时的时候心结就已经解开了,放弃了artsy而搞传统叙事结构是吧【暴言】

Show thread

EVA新剧场版4看完了看完了生感想大放送【巨大剧透!!】3 

即使这样,这部里美里把头发放下的时候我感觉我活了,眼泪哗哗😭
而且作为一个母亲,和司令的设定呼应了,这点处理得还是非常非常棒的。

【丽&薰】
Q,说实话,什么都没看懂,只记得弹琴和头炸了。
所以黑丽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角色,刚出炉的绫波……超级棒。种菜看书抱土豆,可爱得我想跳舞。这就是可爱吗!
所以当黑丽又又又炸了的时候我绝望了一下。但是我是被eva系列所锻炼出来的逆来顺受观众,我只是在内心诅咒了一下株式会社Khara倒闭而已。

薰我……我还是觉得最好磕不过漫画版薰嗣,自成一体(又不像tv那样没头没尾),用被掐死的小猫咪当意向,这不就磕爆了吗。要啥四手联弹。
石头❤️❤️❤️❤️

【最后,海洋】
旧剧场的结尾,LCL之海,血一般蓝的天空,海里拍打上岸的那个并不爱你的明日香。
她并不爱你。这对你们两人来说不都是很残酷的吗?

Show thread

EVA新剧场版4看完了看完了生感想大放送【巨大剧透!!】2 

接【香和玛丽】
香和剑介我完全不认可。因为香香应该跟我在一起【胡言乱语】

认真地说,因为——剑介刻画太太太弱了,【只】是一个好男人再无其他。铃原也是这样。(不过再看到他的时候瞬间唤起了我的tv版trauma 我一直不停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玛丽我觉得刻画同样弱。现在叫我来描述一边她的性格我描述不出来。喜欢说外语,句尾加喵的动物性女人?单独看还好,跟其他角色比难道不是纸片吗??玛丽的背景我觉得连漫画带那一笔说得都比剧场版4个小时要多!怎么回事啊庵野秀明 :0490:

最后,永远守护香香。

【美里】
可能因为旧剧场经过历练了,这次美里牺牲我坦然接受。
大概也是因为这里的美里没有留什么遗憾了吧。而且结局不是所有人都回来了?所以又复活了?

美里是我不想守护但我想和她谈恋爱的女人【】
和加持有孩子还挺意外的……她俩在我perception里是一辈子的怀念但交集不会再有了的那种情侣。tv+旧剧场把她当作love interest而非单纯导师我觉得非常的带感。

Show thread

EVA新剧场版4看完了看完了生感想大放送【巨大剧透!!】 

【我是泪水袋】
我这个反应可能不是很常见 我从结尾30分钟起 老爹恍然大悟 说
“原来唯在你那啊“
这之后眼泪就没停过 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是什么 可能太多东西让我想起了旧剧场吧!

【旧剧场,以及大叔的愿望】
这真的就是把旧剧场没有明说的东西拿过来再响亮地说了一遍。不是真嗣的补完,而是司令的补完。真嗣把该想明白的事情在1小时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所以也无所谓谢谢爸爸、告别妈妈,因为整个补完中心都变成了司令。连最后他跟唯在一起的这个愿望都达成了(初号机和13号机被封印)………………所以非常中年男子之味

【香和玛丽】
我是一个巨型香厨,但我在屏幕之内需要通过一个名叫真嗣的媒介来和香互动。所以旧剧场和漫画结局都深得我心。
新剧场的式波竟然是量产型我很惊讶。因为这个背景设定,我觉得少惣流的冲击力。想要获得认可的理由是一个病态的妈妈,和因为无亲朋好友而走向偏执,这两个哪个在【香香】这样一个鲜明的角色上说服力更强我觉得很明显了。

关于过去的画和谁是艺术家 

之前看的一本1980年代出的Watteau大展的目录里面开篇有一句话,嘲讽地说:
“Lancret 和 Pater(他们都模仿 Watteau 画 fête galante) 这些艺术家——如果他们真能叫艺术家的话”

我越想越不是滋味。为什么他们不能算艺术家?确实,模仿的味道很重,也不如 Watteau 有启发性,有内蕴有深意(或者 Watteau 真的有深意吗!)但是他们并没照抄,Lancret 还画过几幅不像 Watteau 的画。

fête galante 出现和结束得都太快了,所以人非常轻易地就会划分出“原创”和所谓“抄袭”。如果因为画同一类型,且迎合市场、少些深度,就“不算艺术家”的话,那么这之前和之后的许多画静物、风俗之类的人也不能算艺术家了。

我这么说并非我觉得他们是多么【好】的艺术家——但他们【是】艺术家。
……退一步讲,这种嘲讽私下说说无关紧要,我管不着,但是在一个大型展览里作为传播知识的人这么说还是免了吧🤔

这几幅小gouache画的都是莱茵斯贝格时期
(顺便以前看过阅读中的腓特烈的草稿 原来是用到船上那幅了)

神!Menzel太太神!!

Show thread

这本真的是意外之喜 在翻F300诞辰纪念展览的时候发现原来有Menzel太太的腓特别展 目录虽然小但什么都有 尤其是很多少见的草稿 study 印刷质量也巨好 :blobcataww:

书箱里最不可思议的事这本目录里面夹了97年展览的flyer和一张报纸……报纸主要报道的还不是Menzel(背后有一个小栏目)

rt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旧译名还挺合原文的,因为电影名字本身出自于 Pope 的诗
goodreads.com/quotes/3858-how-

今日份开心
变幻莫测的法兰西时尚, 1714/1726

1726 年的主人: 瞅我干啥
1726 年的仆人: 瞅我干啥

Charles-Antoine Coypel (French, 1694-1752). Mercure de France. fevrier 1726. Engraving.
catalogue.bnf.fr/ark:/12148/cb

你腓嗓音清甜还愿意到处叽叽喳喳甚至自导自演经典戏剧这一点真很🔥

腓特烈竟然会害怕战争期间给达朗贝尔写信可能会给他惹麻烦 出于这种考量而不写了 这是当成真正的宝贝了啊 伏尔泰看看人家 怎么一跟你就变成欧洲头号抓马专家私人信件捂都捂不住地往外漏

Show thread

……达朗贝尔1746年给腓特烈写信问可不可以把自己的参加柏林科学院竞赛获奖的新书献给他

腓特烈在信底下给秘书回信的指示是:十分感激,并且暗示一下,比起他的书我更想见他的人。

Show older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