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今天胃肠难受一天狗子就陪我躺了一天…怎么是这样乖巧的小天使 :fritz_luv:

南方公园 

黄油还是一缕没有改变的可爱小阳光(并不

Show thread

南方公园 

感觉是无法逃避的character development 让 Kyle 变成了白莲花,从早期轻易 prank 别人(虽然说沉默的羔羊那集是围绕着他的愧疚展开的)到现在一点错事都做不成,稍微违反一下自己的 moral code 就被所有人甚至包括 Stan 嫌弃。

不过我觉得这个特点在 s16 左右就已经成型了,不怪之后的连续剧。或者是在 s15/16 那边开始疯狂套用 “Kyle 是和 Cartman 相对的正义使者” 这个设定。MAC 那集里的 Kyle 和 1998 年的 Kyle 简直就是两极了。

时到今日可能我最喜欢的 Kyle 和 Cartman 的一集还是 s5 (?)的 Cartmanland,那里面的 Kyle 有的是时间的优势,一种自然的,恶意的,并非怜悯心的正义感。后来他的正义感被重复越多次,他的立场被思考过越多次,这个小孩的角色就越看似复杂,实际上是固化。

没错他是我全剧最喜欢的角色,但我无法用其他的词形容现在的Kyle,只有 an over-developed shadow of his former self

Show thread

南方公园 

而且我说不出地讨厌 Randy 种 hemp 的这个剧情设计
本来一集就能完事 就像闪灵那集一样 非要拖两年还没结束 大家只是想看一集小熊维尼而已啊
就像 Garrison 当川普早就不好笑了!!我期待的其实是大家完全失忆然后 Garrison 突然回来当老师,没有人会怨你南方公园 inconsistent 好吗!

Show thread

南方公园 

跟友讨论之后我又一次正视了南方公园失去了曾经的趣味的这个事实,而还是没有逃出s20之后的这个连续剧怪圈:试图从现实里挑拣一些逻辑安放给人物,渐渐离开了本质上那个越不合逻辑越现实的“即时反应”的喜剧形式。

现在的四小学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一言不合就TP美术老师的四小学生了…………

意外找到的一本全新Roslin展览的catalogue到了!!而且还是英文的😍

原文(2) 

The first of them hath for exemple a single hair on [57]his head, the second two, the thirdh tree etc. T’is certain the utmost could not have a million of hairs; therefore he would have only just the same quantity as one of his precedents. Consequently t’is plain, there are surely two men upon the earth who have the same number of hairs, and great deall more then two men, Because the number of heads exceeds infinitely that of hairs in a single person.

Show thread

原文(1) 

[29] An yong mathematician blind from his birth, being asked by King Charles the second, wether there was in the world two men who had the same number of hairs upon their heads, he answered positively, there were, and he proved it peremptorily. T’is doubtless, said he, there are more many heads on the earth than hairs upon a single head. To clair the matter, I suppose there were a million of men.

Show thread

随便翻译一段伏尔泰在英国时写的笔记放松一下心情x

[29] 有一个年经的数学家生来就失明。查尔斯二世国王问他,世上是杏有两个人脑袋上有相同数量的头发,他说对,有的,然后专断地给出了证明。毫无疑问,他说,世上脑袋的数量,多过一个人头上头发的数量。说得清楚一点儿,我假设世上有一百万个人。第一个人比如说头上有一根头发,第二个人有两根,弟三个人有彡根,等等等等。很明确的是,最后一个人不可能有一百万根头发;于是,他只会有跟他前面某个人数量相同的头发。因此,显而易见,世界上一定有两个人的头发数量是相同的,而且肯定不止有两个,而是有恨多个人,因为脑袋的数量要无限大于一个人头发的数量。

:aru_0170: 又到了没有钱也没有图书馆而哀号看不到书的时间

Panpan 在我心里完全就是危险关系里基努里维斯的扮相 :fritz_luv:

今天戴上脖圈 真可谓狗子狗生的低点(替他感叹)

伏尔泰对黎塞留公爵:(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既然您问了,我就向您解释一下我为什么来见普鲁士国王。任他们邮政官员怎样拆我的信看我的信,我用我史家的尊严保证,我说的全部都是实话。

两行字之后:
😍 “国王大大的蓝眼睛 :aru_0130: 甜美的微笑 :aru_0130: 塞壬般的声音 :fritz_luv: 五场 [得胜的] 战役……………………(此处省略literally 5 行)所有这些都让我晕头转向了。“

好了知道了你完全就是不带脑子地喜欢他 :aru_0080:

瞎扯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 要不就这样吧。

- 要不就完了!

这两个“要不”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我:狄德罗的艺术评论在哪看啊
我:oblivious to the fact that 我的狄德罗文集肯定有

Show older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