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红色死亡救赎相关 

越想越觉得strange man是死神这个解释绝妙
strange man:你不认得我了吗?
Marston: I don't think so.

John应当见过他,因为他曾经差一点死在雪山上……

@nisuoxing 不太相关但是之前看到一本书试图将柯尼希堡这个本身就四不像的译名改成“王山”hhhh

自吹一波 我觉得我玩非shooter的co op游戏都能carry :fritz_luv:
【来自一个远哭3co op都没通关的人】
【说着splatoon2打工又输了】

草 刷着长毛象然后游戏里自动寻路的马撞到了火车上

无忧宫办公室paro 2

腓特烈的狗咬了拉梅特里的屁股

第二天
腓特烈:我有事要跟大家宣布。
老头们:是什么。
腓特烈:拉梅特里不幸地出了意外……
老头们:(惊讶)
腓特烈:他昨天遭遇了不测。
老头们:我的天啊!/怎么会这样!
(达尔热已经吓得眼泪打转了)

腓特烈:(大喘气)…………但医生说他会康复的。

老头们:why are you the way you are

无忧宫办公室paro

伏尔泰:陛下,能不能给我房间搞个新装修,我手头紧。
莫佩尔蒂:不听他的,您要多拨点款奖励我们科学院成员!
腓特烈:(十分抠门,哪个都不想给)
无忧宫老头们分成两派。一派说帮扶个体才是帮扶集体,一派说帮扶集体就是帮扶个体。

腓特烈:那我让状况外的弗雷德斯多夫来评判。

弗雷德斯多夫(从他楼下的办公室被叫上来):那么伏尔泰先生,你说说你装修的好处在哪里?
伏尔泰:我有了好的环境,才能帮国王写出好书。
弗雷德斯多夫:确实。莫佩尔蒂先生你说说给科研人员发奖金的好处在哪里?
莫佩尔蒂:这不是明摆着,国王的嘉奖能鼓励,激发大家研究的热情嘛。
弗雷德斯多夫:哦哦确实,没错…………
弗雷德斯多夫:(踱步)那,那,伏尔泰先生你再说说你装修的好处有什么————
腓特烈:你得了吧,回去算你的账本去!

最后腓特烈说没钱能给他们,然后自己去买了新的镶钻鼻烟盒。

过完年了 又要开始和印店打交道了💀

>rt: 我代了亚瑟和约翰马斯顿………………

新的嗑料找到了
1749年6月腓特烈:我【疯狂】地想见您。
伏尔泰:没有人,即使是腓特烈大王,也不能让我离开夏特莱夫人。

我没有见过这么不识趣的直截了当的回复!!

我跟狗子在床上躺着 他本来睡着特别安心 结果我很不识趣地坐起来到桌边看电脑 他非常失落地站起来走了【【【

刚被转了一个老师逼学生删app的视频
…………感觉要气到喷鼻血 💀

怪不得对Thieriot,d'Argental这些少年时代的朋友attachment这么深。而且出天花的时候Thieriot特意跑去照顾他,光凭这点就能让伏尔泰感动到无论之后他怎么背叛友谊都跟定他一辈子了……

Show thread

仔细读了一遍Ian Davidson伏尔泰传记的青年篇……这可怜男孩活得真的好insecure

亲朋好友:您去普鲁士是个错误的选择
伏尔泰:(掉眼泪)我想要追寻幸福有什么错
两年后,伏尔泰:(掉眼泪)我来普鲁士是个错误的选择

伏尔泰的帕梅拉信……实际上是tone down了而不是浪漫化/拔高了自己对腓特烈的passion……真信里是日日夜夜只在吹腓啊!
我又好了 这老头怎么有的时候可以这么简单

草 不换边太直球了
不知道微博会不会屏蔽 【奭】

Show older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