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yuanwang 啊!!抱紧同好!! :fritz_luv:
之前发现 ao3 上也有几篇这对的文☺️

@Anacharsis 啊 下一页当时写的确实是 il est mort d'un coeur brisé...! www

翻到了刚学过去式加etre的动词的时候的笔记x
现在的我好像也只能凭语感判断是 etre 还是 avoir 没有全都牢牢记住​:8091:​这就是光学不说的后果

关于 Angelica Kauffman 

Angelica Kauffman 对于年轻男性的刻画有时候会被男性评论家认为不够男人,甚至”像是穿男装的女孩”
…他们可能不觉得卡拉瓦乔和 Leonello Spada 之类基佬画性别模糊的少年有什么问题。说到底还是观者对于作者的女性身份的不适应造成的。Kauffman可以说是她的流派和时代,或者甚至早期近代里唯一一个(频繁)画有男主角的历史画的女人。
她对于历史画和肖像画里的男性处理让我非常有共鸣……简直是伍尔夫所谓”女性的男人”之 epitome。
年轻歌德,或者自己丈夫的肖像里透露了许多女性凝视的特点,再加上 Reynolds 所提倡的肖像的理想化,就造就了一个个肤白鹿眼但也保持了本身特点的青年男子。
历史画里 Telemachus 和被妈妈穿了女装的 Achilles 我尤其喜欢。前者被岛主 “男性的女人” Calypso 的威严笼罩,却又只低头沉浸在悲伤里,预示自己的感情不会受制于她。后者被 “男性的男人” 奥德修斯指出,让人想起被卡拉瓦乔的耶稣指名道姓的 Matthew,但又不去看他。
artsandculture.google.com/asse

逛油管的时候被推荐了一部法语喜剧 Kaamelott,看评论区说是童年回忆级的经典hhhh 主题是亚瑟王与圆桌骑士,每个sketch大概只有3-5分钟,很适合反复听!

里面角色都以 vous 互称,有些角色用的还是极度正式的法语(比如 Bohort 说话留着 ne)不过同时 slang 是一点不少的……!

youtube.com/watch?v=b05Scfhi0d

发现……庆丰元年的时候我换的qq资料页封面是皇帝维尼泡澡,竟然到现在还存活着 :aru_0360:

发现不是我一个人吃狄奥墨得斯和奥德修斯 :aru_0130: :aru_0130:

今天读德卡特最大发现是……腓是个一元论者,如果他知道今天有“意识是大脑神经产生的”的说法肯定很高兴!还能更让他确信死了就是死了……
不过有一句话很值得注意(假定不是德卡特编的),腓说“如果我搞错了(灵魂是存在的而且在死后还存在)的话,我也会很开心的”
同人女如我不得不幻想一下他是有那么一刻觉得,如果死后还有灵,那就可以去找自己死掉的好朋友们了,大家一起爱丽舍漫游哇 :dinowa:

弗里茨:*难过*
德卡特:*希望国王不难过于是故意讲一个他讲过的笑话*
弗里茨:!!你从哪儿听到的!!嘎嘎嘎嘎那个人好好笑啊嘎嘎嘎嘎

这是什么老小孩!!

德卡特:对不起将军我来晚了,之前在跟陛下聊天
塞德里茨将军:没关系我懂的,他就爱满嘴跑火车

Show older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