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rt 华多 

感觉华多也是 19c被关注了太多梦境和孤独以至于变得神秘

他确实不是那种社交达人型画家但也不缺艺术行业里的好友和赞助人,比如Julienne,在Law经济危机(x)的时候帮华多挽回了投资,华多死时主要的艺术遗产都留给了他,更是在和他的双人画像里留下了自己唯一的完整自画像(然而1740年代就已经差不多褪色完了,这人画画太急就是说
1722年(华多死后一年)Julienne开始操办出版他和其他三人继承来的华多绘画,促成了如今十分著名的recueil Julienne :blobcathearthug: 里面开头是他俩画像的engraving,下面附了几行Julienne写给华多的诗
也是1722年 老de Troy给Julienne画的油画像里 他就拿着华多的一幅铅笔自画像

Caylus则是说他和华多在Crozat家相识,后来和另外一个人一起搞了个小画室,“在那里我才见到了画中显现的那个温柔的沉思着的华多”

看画的时候最容易看见笔端那一头的那个人,而很难会去想ta背后的世界,ta和谁交谈,阅读什么的书,走什么样的路
个人的性格和才能固然重要,但经验也是一个主要因素呱

· · Web · 0 · 0 · 1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