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胡乱说话 

看到rt就想随便讲讲……前几天在室友群里讨论的,我说以前看茨威格写19c末的奥地利&他的一战前德法学旅见闻,印象最深的是,他说听到宣战的消息的时候,他正坐在去比利时海滨度假的火车上,一车人都面面相觑,觉得战争来得太不真实了。
然而对我们来说,他们坐的火车才是变得更不真实的那个(除非你是铁道或者La Belle Époque专门学者?idk)每个人的经验轰鸣而去,消散无形了。之前读18世纪的人讨论色彩,一位阿贝在信里说:我的房间是这样这样的朝向,这面墙早上是黄色的,白天是绿色的(记不清了),傍晚是蓝色的。当时就感到很奇妙,回头看我房间照阳光的墙,看它是什么颜色的,又想到那双在三百年前独自坐在也许是租来的房间里的眼睛和我看见了差不多的日光——至少是从同一颗星星里来的光子。被教历史的时候从没有过这种体验,是那种隐约的,些许的,多于我一个人的,活着的感觉。

· · Web · 0 · 7 · 7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