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伏尔泰写战争 

[战争] 这种短期泛滥的恐怖行径,就像时不时重来蹂躏大地的大瘟疫一样:灾难过后,人们劳作、播种、聚会、饮酒、跳舞、恋爱,脚下踩踏着死者们的骨灰。
(ABC,对话三)

身处战争的恐怖里
法国人欢笑着把酒共饮
贝罗纳要将菲利普斯堡
的帷幔灭为灰烬
麾下拥五万个亚历山大
每人拿四苏日薪

(书简诗四十三)

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媲美这两支军队的美丽、敏捷、耀眼、有序。军号、横笛、簧管、军鼓、大炮,组成了一支连地狱里也从未有过先例的和谐乐曲。大炮首先轰倒了两方各自的将近六千人,随后火枪将九千或者一万荼毒大地的无赖从最美好的世界上收走了。刺刀也同样是几千人的充足死因。

(老实人第三章 俺有参考傅雷先生译文)

与此同时伏尔泰:
好牛啊,腓特烈,五场战役的胜利者,好爱啊,好恨啊

与此同时伏尔泰:
我设计了一种武装战车 一下就能对付几百人 请各位看看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最近遇到好几个来评论说腓特烈高大威猛啥的 我就:不好意思 您来错地方了 左拐进知乎如何 我这里的腓可是十八世纪第一大婊子和第一小矮人 :2101:

Pinned post

根据Saint-Simon给的他家亲戚辈分查了一下发现他本人竟是大孔代远房表舅……属实震撼

偶尔查看r/place的thread 

因为睡觉而被掏空的美国旗和变成banana的canana

Show thread

偶尔查看r/place的thread 

丁丁!!!

胡乱说话 

看到rt就想随便讲讲……前几天在室友群里讨论的,我说以前看茨威格写19c末的奥地利&他的一战前德法学旅见闻,印象最深的是,他说听到宣战的消息的时候,他正坐在去比利时海滨度假的火车上,一车人都面面相觑,觉得战争来得太不真实了。
然而对我们来说,他们坐的火车才是变得更不真实的那个(除非你是铁道或者La Belle Époque专门学者?idk)每个人的经验轰鸣而去,消散无形了。之前读18世纪的人讨论色彩,一位阿贝在信里说:我的房间是这样这样的朝向,这面墙早上是黄色的,白天是绿色的(记不清了),傍晚是蓝色的。当时就感到很奇妙,回头看我房间照阳光的墙,看它是什么颜色的,又想到那双在三百年前独自坐在也许是租来的房间里的眼睛和我看见了差不多的日光——至少是从同一颗星星里来的光子。被教历史的时候从没有过这种体验,是那种隐约的,些许的,多于我一个人的,活着的感觉。

我:感觉今年应该会出马车9,那马车8d卡就送人
任天台:我们还会出两年的马车8d dlc,朋友们2024见
我:

花江夏树频道的派对游戏……快乐之源

狗大的结果就是狗睡我身上导致我看不到面前的电脑屏幕,或者狗要把头放我肩上 :ablobcatwave: 仿佛就是抱了一个小旅行箱

偶尔喷喷能匹配到8个人势均力敌的涂地就很刺激 而且大家都不走 换着当队友 :blobcatmeltcry:

才知道西老师在日语里叫キケロ!!

世界上有南方公园存在证明这是最好的世界(狂喜暴言

1014个小时 看来Spotify是我一年游玩时间最多的游戏

德卡特日记里的三个梦,大概可以确定真实性 

A。1760 年 1 月。腓特烈梦见自己被爹下令抓起来了。他问姐姐为什么,姐姐说是你不够爱爹。他想反驳,但是被人推进了车里。(p419)

B。同一段时间的另外一个梦。腓特烈梦见自己在一个满是陶瓷器物的小花园里,不敢迈步。(p420)

C。大概半年之后。腓特烈梦见自己和连面都没见过的道恩元帅一起在斯特拉斯堡。突然之间他俩被传送去夏洛滕堡,看见死了二十年的爹和死了十三年的老德绍尔在那。
“我表现得好吗?”腓特烈问。
两人都说:“好。”
“我好高兴。你们的表扬对我来说比全世界的都重要。“(p427)

斯特拉斯堡大概是取用了现实里的旅游经历,说不定是把热恋的小男友阿尔加罗蒂替换成了道恩【你看你笑话人家笑话多了就成了暗恋不是

Show older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