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腓特烈:您初见伏尔泰,他会给您说一百句漂亮话,您绝不会想到这样一个优雅的人会有什么坏心眼。然而不出八个小时您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被他耍了!
啊 是一只笑盈盈的 🦊

德卡特回忆录
腓特烈:伏尔泰有一个缺点是觉得自己外表还行;而莫佩尔蒂觉得因为自己把地球两极压平了,自己就是永恒之父了!——我是不是黑他们俩黑得不错啊,不过我还是闭嘴吧,如果让他俩听到了,我头顶就会下讽刺小册子暴雨 ☔️

桌面不管怎么整理两天之内必然成为文具躺尸场 😀

想把脑袋油门开大现在立刻马上学会读德语 :ceiling_parrot:

Moonrise Kingdom 小朋友们好可爱 看之前我以为是个 stop motion 开场发现原来是真人的时候我内心第一个想法是“也没有差很多x“

穿普拉达的恶魔 

说实话俺不是为了 Meryl Streep 而是为了 Anne Hathaway 去看的,她真好看😍
衣柜不算套套好看但是也有一些我很喜欢的。
但是!这个剧情太怪了。主角说自己别无选择,但这所有的情节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后果,她经老板点醒之后应当变成下一个恶魔才是!!她醒悟了却突然退回到开头的那种“去你妈的”态度,太 distasteful 了!!
Tucci 的角色一开始把自己的工作捧上天去了,到一半开始带着明显的厌恶说我为什么要拍这个,“我可以干别的了我终于能自由了”。这!
让我最不爽的是那个男友,你女朋友工作本意是为了积累经验以后去找更好的,难道不应该支持她吗,每天给她摆苦瓜脸,贬低她的工作,有什么用处?说实话我一看见他出场就骂街
看了一个影评,说时尚说到底就是lifeless的一堆fabric,我相信剧作者也是抱着这种傲慢的,认为时尚是伪艺术的态度而写的。作者让 Tucci 的角色说“这是超越艺术的艺术”,根本就是一个摇摇晃晃的角色塑造的幌子。

狄德罗“沙龙”断片 2 

我漂亮的哲人啊,您永远都会是我与一位画家友谊的宝贵证明,他是一位杰出的画家,更是一个杰出的人。但,要是我的外孙们把我糟糕的作品跟这个笑盈盈的,清秀、阴柔的老风流种作比,他们得怎么说?孩子们呀,我告诫你们:这不是我。我一天里受形形色色的事物影响,会变换百种姿态。我严肃、悲伤、白日做梦,温柔、暴戾、激昂、热切,但我从来都不是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我额头饱满,双眼明亮,我的五官都挺大的,脑袋长得简直像个古代演说家,我的相貌和蔼到差不多算野蛮了,是那种古代的质朴感。照格罗兹铅笔画作的那幅版画,若是除去对五官的夸大,我就无限地满意了。

Show thread

狄德罗“沙龙”断片 2 

我们看到的是他的正脸。他光着头;一丛灰色头发,加上搔首弄姿,显得他好像是个风骚不减的半老徐娘;看他四周的布置,彷彿是个国家大臣,而不是个哲人。一时的错误影响到了接下来的一切:他被画像的时候,快活的范·路夫人过来跟他聊閒天,所以他就变得东倒西歪的了。她坐到了她的键琴跟前,开始弹起来或者唱起来「*Non ha ragione, ingrato, Un core abbandonato*」,或者别的此类歌曲,感性的哲人又搬出了另一幅神色,肖像受到的影响于是很明显了。更好的是,把他一个人放在那儿,任由他沉浸在自己的梦里:他的嘴唇微启,眼神游离世外,脑袋里装满的那些文字浮现在他脸上;米歇尔于是乎作出了一幅好画。

Show thread

狄德罗“沙龙”断片 2 

狄德罗评论 Michel van Loo 的狄德罗肖像。
------
我。我爱米歇尔;但我更爱真实。还算够像。他 [画中人] 可以像滑稽歌剧里面的农庄主那样[1] ,跟认不出来他的人说,是因为您从来没看见过我不戴假发的样子。非常生动。他的温柔与活泼都体现出来了。但是太年轻了,头太小。像个女人似的漂亮,偷偷瞥着,微微笑着,装模作样,有点儿像在教育别人,不紧不慢地说着话。脸上一点也不像舒瓦瑟尔主教那样睿智。而且衣着这样奢华,一旦税务员过来给他的睡袍征税,穷文人可就要破产啦。文具、书,小物件,都是尽善尽美,色彩鲜艳又和谐。近看闪闪发光,远看融洽 — 尤其是肉色。此外,一双美手,手形好看,不过左手【没画好】。
[1] Le jardinier et son seigneur avec Michel-Jean Sedaine (1719-1797), mis en musique par Philidor, Scene VII.

狄德罗“沙龙”断片 

— 那您跟我说说,他怎样做会把这风景变得更美。

— 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是比他还厉害的诗人和画家了;不过,如果维尔内教给您怎样更好地看自然,自然也会转而教给您怎样更好地看维尔内。

— 可是维尔内永远都只会是维尔内,一介凡人。

— 正是因为如此,才更惊艳,他的作品才更值得人钦慕。这宇宙无疑是伟大的,但是,我把它和创造之力作比的时候,如果我不得不惊奇于宇宙,那也是因为它的造物并不比人的更美,甚至也说不上更完美。但当我想到人的弱点、想到他们可怜兮兮的手段、他们的难处、他们短暂的生命,再想到他们去做并且做成了的某些事,我的态度就完全反过来了。修士,可以给您提个问题吗?问题是:一座山,其山巅仿佛触碰、支撑着天空,而一座金字塔,基底长宽不过几里,塔尖仅及云中,这两样里,哪一样叫您更受撼动?… 您犹豫了。我亲爱的修士,是金字塔;其原因,是作为山峰创造者的上帝,他有任何造物都不奇怪,而金字塔却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人类杰作。

Show thread

狄德罗“沙龙”断片 

狄德罗在给格里姆写的艺术评论,由于形式允许,简直就是口无遮拦,异想天开,我太爱了。这里是我在跳着看1767年沙龙时随手节译的一段。维尔内(Vernet)是狄德罗最喜欢的风景画家。狄德罗叙述他作品的方式是:想象自己和一位热爱自然的修士先生在对应画作的自然风景中漫步。他们每当欣赏、理论得差不多了,就会被凭空刮来的一阵旋风传送到下一个地点去。
----------------------------

【修士】— 您把维尔内讲得真漂亮。维尔内,我绝对不会放弃自然去追捧他的图画;人尽管有万般才华,也不是上帝。

【狄德罗】— 说得对;但您要是去多见见画家的话,他大概就会教您如何看到自然里您原本看不见的那些东西。您会重新审视多少自然里的事物!艺术删去多少累赘和拖沓,又将多少事物彼此拉近,从而使我们加倍地沉醉其中啊!

— 什么,您认真地相信,如果维尔内并不一笔一画复制这景色,他画出来的却会更好么?

— 我相信。

我:9点 画个20分钟画休息一哈
我:12点 画完了

查 Rhine Campaign 的中译名发现维基上有的条目译的是莱茵【战役】,但是中文里战役可以同时指 battle 和 campaign 吗?查了查日文是 campaign 译成 戦役,operation 译成 作戦,battle 译成 戦い?🤔

译到了腓特烈讲自己和爸爸,我心碎第一万次😭 :aru_0170: :aru_0170:

最近看一个 humoriste David Castello-Lopez 的视频走火入魔,他不仅说话略微慢一点,而且视频真的对我笑点,这个 Suisse? 系列我这周看了有五遍【】
youtube.com/watch?v=vYM85fjjV9

他还有一个短视频系列 intéressant,每个只有一两分钟非常适合碎片时间看 :aru_0130:
youtube.com/watch?v=fuAp94D7Ei

腓特烈作为文学学徒 

正好德卡特译到这里了,我以前都不记得有这一段,好喜欢!和腓不一样的是这部分我还一遍都没修,伏尔泰老师要批评我了。
------
“我改了我的两篇颂诗。明天早上我要再把它们过一遍,因为给文学的大家长读的东西必须得是最好的:他以前经常告诉我,为了写好诗和散文我应当做什么,我应当多么苛刻地对待自己的作品。我跟您保证,我把自己的作品送给他读的时候,他对我是非常严厉的,他会在最底下评注:‘噗,这写的什么鬼东西,该永远从地球上抹掉;这写得还算行吧;哎,这写得就能叫人忍受了;这几句诗写得好。’他会让我修改到第二十遍,直到改好为止,然后还会给我写说:‘您怎么这四句诗写得如此让人赞叹,其他的却写得那么差?您去做个韵律辞典再说吧。‘我听了他的建议,我在 Leitmeritz 战役之前开始做我的辞典,之后在工作和闲杂事务之余我都会马上继续做它。“

Show older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