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想问问首页朋友们,关于女性文学/艺术中如何体现男性或者如何表达性别模糊,有没有相关的研究/文章推荐阅读呢?

Pinned post

谷歌街景真是足不出户画师大救星

伏尔泰写战争 

[战争] 这种短期泛滥的恐怖行径,就像时不时重来蹂躏大地的大瘟疫一样:灾难过后,人们劳作、播种、聚会、饮酒、跳舞、恋爱,脚下踩踏着死者们的骨灰。
(ABC,对话三)

身处战争的恐怖里
法国人欢笑着把酒共饮
贝罗纳要将菲利普斯堡
的帷幔灭为灰烬
麾下拥五万个亚历山大
每人拿四苏日薪

(书简诗四十三)

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媲美这两支军队的美丽、敏捷、耀眼、有序。军号、横笛、簧管、军鼓、大炮,组成了一支连地狱里也从未有过先例的和谐乐曲。大炮首先轰倒了两方各自的将近六千人,随后火枪将九千或者一万荼毒大地的无赖从最美好的世界上收走了。刺刀也同样是几千人的充足死因。

(老实人第三章 俺有参考傅雷先生译文)

与此同时伏尔泰:
好牛啊,腓特烈,五场战役的胜利者,好爱啊,好恨啊

与此同时伏尔泰:
我设计了一种武装战车 一下就能对付几百人 请各位看看

竟然我看啥 artbot 来啥………… 

今天刚看完 van eyck 的另一幅 Virgin with Canon van der Paele, 和 Arnolfini portrait 一样是有神秘反射人影,一样被认为是画家本人的自画像,不同的是 Canon 这一幅并不是抓人眼球地在画面中心有一面镜子,而是稍稍扭曲地在圣乔治(摘下头盔正在把老爷子介绍给圣母的人)背后背的盾牌上面的反射,只能将将就就看出来红色头巾和腿。这个小小画家投影展出了五个世纪直到 20 世纪中期才逐渐受到关注。

Arnolfini 的墙上写着大字 Johannes de eyck fuit hic 1434 (Jan van Eyck was here. 1434) 他也把自己的 motto ”als ich can" 放在其他的画像里,北方文艺复兴里他是头一个把自己明白(&高傲)地写下来的画家。

而且很有趣的是 van eyck 有一幅丢失了的圣乔治骑马像 据说当时特别有名 大家都习惯把他和圣乔治联系在一起……所以才会在这里让自己被背在盾牌上吧hhhh

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

为什么任天堂游戏总是让人快乐

这两天时间到了不得不去做我发现自己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能做到克服社恐的【】做完也没有很焦虑

Show thread

想了想今年调整状态学习的经验是:

正向的目标(“按照我的速度我应该用一个月写完xx”)就会容易完成,要啃的大部头和要写的东西每天搞一点就按时搞完了

反向的目标也就是ddl(“我在9月xx号之前一定得干完这个东西”)我就会不用心估算要用多久完成,拖延到跟这个时间相近的时候再开始干活

(后面这个最近的难题是,最近临近申请季,对面学校某月某日才开申请,给了我“反正材料准备好了大纲也打好了到那时再详细写 letter of intent" 和社恐拖延时间找referee的理由……【仍然拖延中

能够想象出他头顶地中海穿着大裤衩的样子

“手里拿着维纳斯 心里想着摔跤手”
说这话的是小天才吧 乐死我了

收了一本二手伏尔泰的哲学词典口袋版 看见铅笔笔记只持续了四页 后面干干净净 我:放心了 看来大家看书都一个德性

想想最近对腓有什么更新认知
(看了英国人和德卡特同时期的报告有些地方能够互相佐证我很意外)
a)好奇心重 必须什么都知道
b)睚眦必报
c)小故事罐子 记忆力非常好
b)非常明白自己身处在什么样的地位 如何应用自己的力量去对待别人 这一点可以说是社交艺术大师了——不是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好 而是让所有人都觉得他独特 以至于活着死后三百年里大家都觉得他很独特

rt【cw: 曲线辱包】 

这也是为什么地铁举白纸就会喝茶 因为大老哥见到举白纸 便想到举横幅 便想到游行 便想到西安便是下一个香港 也许还会有更多香港 便睡不着觉 便担忧皇朝时日无多

而且庆丰本人也许脑子慢 还没转到这里 以习为本(妙啊)的人们就已经闪电得出结论了 于是——不许任何人举白纸。

德卡特译文终于积攒到10w字了!
我会继续努我的铜仁女之力!!! :blobcatmelt:

当你把法语课老师也带到了伏尔泰腓特烈lore大坑里
feelsgoodman

鲨鲨来家第一件事是读书 感动了

oldmapsonline.org/

old maps online, 一个可以检索旧地图的网站!有一些地图还支持 overlay 可以把历史和现在地图叠到一起看 :ablobcatattention:

帮朋友问问首页友友们 有什么地方可以买微博号吗? :blobcatbreadpeek:

为什么狗狗长胡须? :blobcateyes:

另外看了18世纪假发行业手册(?)之后我很明白那幅的腓是自己的头发卷出来的,因为没有职业假发师傅能做出这么烂的假发

Show thread

歪打正着的设计……

2019年刚画腓的时候觉得应该来点杀马特头发利于辨识,于是画了前额一搓没有理好的 slutty 卷发
没有想到本人其中一幅画像真的就是那个位置有一缕头发掉下来了(也有可能是卷卷的边缘)

画Cesarion的时候喜欢给他右手小指戴戒指,因为我也喜欢x
没有想到本人画像也在同样的地方有戒指!

Show older
Le Roi des Bulgares

保加利亚王(roidesbulgares.rocks)